Evan

自白与告白

可喜可贺,伪老年文学交流组织的另一名成员终在今日正式拥有开车资格了(?) 。感激于生日这一说,收获了其所仰慕的笔友同僚一封堪比更文的来信。

对于在经纬线上错开的这位笔友,对于这段字字珠玑,这位成员想要献上她最诚挚的感激,对她来说 这段纯粹起于欣赏的感情 在她心里也是想起来就会对世界心怀期待的存在。与她的一切,偶尔想想会觉得真是奇妙,囿于荒岛的鲁滨逊,从满地的六便士中抽出目光,看向月亮,然后发现了云端上的来信,真是浪漫到令人发指啊……荒岛上总有食物可以饱腹,但天空那方的知心友人可遇而不可求。

该成员七日后即将迎来高考,对友人这段过来人的经验之谈稍有些体会了,现在……现在还不好说,未尽人事不敢待天命。另,今天装回lof看到更新文章数量之庞大,不禁发出了“这就是人生啊”之类的感慨。

何以诉衷肠!朝暮与岁月并往,以后也想与这位笔友,一起行至天光。

长烟:

 @Evan 


又到今日。写这篇之前特地去看了看去年的情书,发现文风大变非常诡异,已经没法好好做个拥有文艺气质的知识分子(?)了。不知道今年生贺会不会最后写成了报告文学,将就着看看,原谅我吧。


 


忙起来就会对时间有一种麻木感,每天几点几分算得一清二楚,用得抠门,倒是日期变得无关紧要,对于时间流逝的直观认知也只有日夜交替和生物钟的催促了。但生日我是记得的,而且格外留意。


 


小时候有个怪癖,明明可以把别人的电话记下来,但我非要挑战自己的记忆力,打死不写。当年八位数的座机号码来一个背一个,所向披靡,结果当一夜之间大家都换了十一位数的手机号的时候大呼不公,只得缴械投降。还有生日,我从来不看各种社交媒体上的生日提醒,全靠脑记,一是觉得靠着软件提醒而送出的生日祝福多少有点形式大于内容的意味,二是如果我喜欢你,当然会记得与你相关的一切,还犯不着AI来提示我。4月28日,我想我会一辈子记住这个日子。


 


生日还有一点好,就是给了我一个写文章表白的理由和基础。平时要是发这些,我常觉得自己无病呻吟,好像非要整天花样表白,不停地做证明题,才能让别人感觉到这份情感。情感这种东西,我还没有能够将它定义,所以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甚至有的时候疑惑,它们为什么存在。现在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为什么要为它寻找一个定义或是本质呢。


 


但是本质主义魔障的我还是不死心地定义一切,比如说爱。你知道的,我热衷于描写神交一生的灵魂伴侣,大概是因为那种状态就是我的理想,情感存在于意识当中,因为思想和理解而互相吸引,是可以实现的那种柏拉图。我老是告诉那些找我咨询情感问题的小朋友们,真正的爱的起点是纯粹的,不带任何目的的欣赏。因为欣赏而有吸引,其他各种方面的心理需求都是在关系建立后才出现的云云。我会讲道理,却不知道究竟什么才是爱。


 


我向来说自己是个无聊的体验派,尤其是在文字方面,毫无剧情想象力。怎么写呢?只能从自己贫乏又无趣的生活里硬抠出一点可以引申的素材。所以每一次下笔写那些人,脑子里全是你我,我们之间的状态(至少从我的主观角度)最接近我认为的“理想的爱”。为什么每次产双黄粮都要告诉你?不仅仅因为是同好,而是因为那些文字里写的都是你,还有我们。以文识人自然是片面的,但是我头脑中这些属于我们的片段是那些文字里最重要的根基。这个世界上出现过这样一个人,她让我理解挚友,知己,灵魂伴侣都是些什么样子,我用自己对她的感情定义我没有体验过的“爱”,这个人是怎样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上面那段太肉麻了,回归一下正常画风。对比一下我们这两年的文字来往就可以发现,去年是异地恋之后的情感累积爆发期,今年已经过渡到了老夫老妻细水流长的状态(笑)。正如你所说,我们现实中的生活错开了许久,所以我们非常默契地选择对各自的生活闭口不谈,或是觉得没什么可说,精神世界里的内容充斥着我们的谈话,去缩短现实当中的距离。我没有参与过你的童年,不知道小时候的你长什么样子,我们从未有幸同班,短暂的四年交集之后分道扬镳,不曾分享什么快乐,也不曾吐露过什么脆弱,目前基本保持一年见一两面的状态,我在你的生活里本来应该无足轻重。我曾经问自己,为什么这段几乎没有什么现实基础的关系能拥有这样极致的纯粹和美丽。它之所以美丽,大概就因为从一开始它就凌驾于现实之上。我们用不同的方式读同样的书,由完全相异的路径思考同样一件事,爱着同一片土地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隔得远远望不到对方却抱有超越现实的感激与爱意。


 


人孤独地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在川流的人群里走走停停,度过几许光阴,能够遇到什么人,能不能允许这些人走进你的心,真正考虑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觉得虚无缥缈,像是随机概率,又像是命运钦点,只有走进生活,全身心地活着的时候才能够感受到现实的充实感。很可悲的是,我大概永远做不到没心没肺地生活。强迫自己找到所有事物,感情的本质,保持着片面,有限而且没有什么意义的所谓清醒,执念着要把人所能经历的,想到的一切变成一套量化过的程序。我这样一个人,真的感觉不到那么多快乐或是悲伤,也同样,很多时候没法为人与生命的美好而起舞。我们无法跳出自己而生活,就着自己的轨迹被时间推着走到某个地方,或许旅程之中我会因为抑郁而堕落,再由堕落到放弃。正是因为仅仅依赖自己的大脑,有时候我会找不到第二条出路。但是我的生命里出现过一个足以影响我的人。她拥有另一种态度,另一种眼光,她有我从未拥有的豁达,她会为那些美丽写下赞歌。


 


我仍是我,你仍是你,然而我的生命里因为你而注入了鲜活的热情和力量。就像我说过的,我真的会因为你而更爱这个世界。每当想起你,会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高晓松讲过一句话,“你的出现永远改变着我的星轨“,我觉得这句话很美。


 


最后,回到现实并且展望一下未来吧。


 


我现在或许可以厚着脸皮标榜自己是个“过来人”了,高考前的三个月里一般会出现几个阶段的情绪反应:从拒绝、逃避,到怀疑、迷茫,再到接受现实、不再思考、无喜无悲,然后平静地,听天由命地走进考场。不知道你进化到了哪个程度。也许现在这个阶段正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但也正是启明星最耀眼的时刻。总归走的过去。最后的答卷说重要的确重要,说不重要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每一分钟和每一天认认真真地生活,这样就够了。至于那些不可预计的灰暗的时刻,希望文字可以点起些许星火。


 


高考结束之后会有一些变化。至少我发现世界变大了许多,曾经的自己既狭窄又匮乏,同时还抱着那种天老大我老二的自傲而活,现在看来有些好笑,又觉得过往的时间还是可爱的。大概是最近读判决书读傻了,写这种抒情的文章却发现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倒确实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未来还是很有趣的,你的,我的,我们的,都至少值得希望和期待。最重要的祝福,就是愿你永远爱着自己的生活。


 


一篇从开头就跑偏的文章到底该如何收尾,XT说,做到首尾呼应大概是最后的挣扎了。我亲爱的,十八岁生日快乐。感谢与你行走在同一片天光里,生命与生命交相辉映。



        做语文题时,很讨厌名为"下定义"和"概括"的题型。作者洋洋洒洒铺满那么多张纸,读者何必非得求个一言以蔽?留白是一种境界,可惜大多数文字承载的是快要溢出的感情,少有余地发挥……
       所以 这几日一直在思考如何定义"我们",令我痛苦不堪,功效堪比一张语文卷。

       与你的人生线已经错开很久,相聚时短,别离时长,这样说来真该感慨生在一个这样的时代,未将红线斩断。
       这些年来 不知你曾几次跌落地牢,之后有所感知也已经看到尘埃落定……
       谢谢你日复一日在不为人知的时刻那么努力地挨过去,然后年复一年漂亮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分发礼物,让我们好像总是能安心。谢谢你愿将心声共享,那天晚上补数学天昏地暗,慰藉你如同开导自己,想到自己可能给你零星的力量(?),就像言情剧男主角加完戏之后幸福难掩。谢谢你愿意听我倾听……诗词歌赋也好,狗血天雷也罢,同好难得,珍惜知心友人。

         有时竟也相信,距离产生美。

        我们置身这大时代 投入过几番竞技赛,痛苦新陈代谢的速度,都走不出将拆卸的街。由是始终给自己灌清鸡汤: 最坏的永远在未来,不必现在就放弃。经历未得你多,大言不惭!

        前路茫茫,想想就很惆怅,但是想起你在远方,就觉得心存感激。谢谢你在十八岁年前降临在世上,然后成为这幅模样。

        这些年我发现了,恬不知耻可以过得比较舒心。虽然从未及时作用,在你真正的生活空间中像找不到底物的酶,但我还是很敢说的:
——你特别好,我真的喜欢你。
(和你的所有安利)

         生日快乐亲爱的。(:3

不留余地,不容后悔。

甘之如饴。


碌碌一生纵使无为,没有狗苟蝇营如影随形。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我们都会这样安慰自己。

今日事,今日毕。

终有一日,渐行渐远渐无书。
来时不问归期。
人生如此,及时行乐,相逢即缘,有缘何不珍惜!


昨夜享受了片刻虚拟平台上的狂欢,今朝还剩下什么呢?——一片狼籍残红的现实生活。

不值得,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原来世事难料,人生无常,生命脆弱至斯。亡灵有知,泉下安好。


人海茫茫,你我卑微如斯,却也被同一根细线紧紧束缚着。